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當終於有賊心和賊膽時,賊沒了!賊沒了!!! ——陳慰文 曾經,話梅,汽水,山楂片……,都是可以輕易送我們味蕾上天堂的玩藝兒。而如今,舌頭像穿上了防彈衣,很難再被什麼東西擊中。 有個朋友,讀高中時,地理老師跟他們講資本主義國家的富裕,譬如美國,為了說明其富裕程度,他說,美國人把牛肉乾當茶餘飯後的日常零食,沒事就嚼幾片。在座的同學,包括我那位朋友,一聽之下全暗地湧動著青春期分泌汪盛的口水,心裡喟歎,美國人真奢侈,真資本主義啊! 因為牛肉乾,他記住了這位地理老師的名字。老師後來考研出國了,他和同學們都猜,老師一準是被“茶餘飯後嚼牛肉乾”的生活誘惑出去的。 也是這位朋友,他說,小時吃過的凍梨真好吃啊!甜美,爽口,像雪在舌尖上融化——我起初以為凍梨是北方產物,是他某位北方親戚捎來的,後來弄明白,凍梨其實是些爛了或將爛的梨,因為便宜,冬天,他母親從供銷社買來擱在窗台凍著。朋友說起凍梨的沉醉表情足以使人認為那是世上最美味的東西! 於是,特意從超市買了水晶梨,在冰箱裡凍上,請他一塊品嚐。他期待地望著梨,我期待地望著他,他咬了口,皺了下眉,“怎麼了?”,“好像……味道和以前不一樣”,他不僅沒吃出原來那股子“此物只應天上有”的美妙,而且,他的牙和少年時期的牙也大不同了,那時的牙堅實,寬廣,任什麼內容都能在咀嚼之後轉化成愉悅,而現在,他的牙在過多精細食物的簇擁下反而日益脆弱,一隻凍梨首先在硬度和涼度上就打敗了他,儘管他懷著對過往歲月的依戀與追憶,這只梨還是沒能吃完。 他很困惑,是梨不一樣了嗎,難道是不夠爛?還是冰箱怎麼也凍不出冬天室外的味道?那時的冬天冷得真刀實槍,能把一隻爛梨凍得硬實無比,甘冽無比,在味覺記憶中佔據峰值。 還是這位朋友,當他站在城市最大的超市,發現自己成了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沒什麼食品能再撩動他,令他蠢蠢欲動。 難道自己患了“吃冷淡”?他自問,那曾經的生猛胃口怎沒了蹤影?為這胃口,他曾省下車費在寒風裡走了兩個多小時去親戚家,換來一包冬瓜糖;為這胃口,他和哥哥在日頭下推了一星期沙換了兩籠小包子外加幾支冰棍,幸福得快暈厥;為這胃口,他上樹捉知了,下河摸螺螄,吮吸映山紅和美人蕉花蕊,為了那一絲珍貴的甜……總之,他為吃做過許多癡情的事。 不止是他。那時,幾片五味姜,一小把楊梅,就能領著我們向幸福可勁兒奔跑,而現在——整個超市都攫不動我們寡淡慾望。 當終於有賊心和賊膽時,賊沒了!賊沒了!這真讓人哭笑不得啊!盼了那麼久,像窮人家孩子,攢了許久錢,想著要去街角的豬血攤擋惡狠狠地盡次興,錢總算攢夠,然而,攤子沒了!不知道何時沒的,街角空蕩。風涼嗖嗖地刮過,手心裡那把硬幣忽然沒了用處,它們只是一把錫和鎳,或鋁和銅——就算金子又怎樣?總之換不回能讓血一下子嘩嘩流得快起來的東西! 舌尖上的初戀消失了。 那時,我們的味蕾愛得卑微又熱烈。普通一點玩藝就可讓口腔升騰起焰火。如同初戀,並非那個人有多美好,而是那個時節,我們的心,因為空白如洗,輕易獲得了初次而永恆的顫慄。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冬日的村莊如一個落寞的老人,蹲在歲月的一角,顯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寒風在山村的上空刮得呼呼作響,荒蕪的田野染著一層白霜,唯有幾隻覓食的麻雀起起落落。這種無言的冷寂自深秋稻子收割之後,就開始在村莊的角角落落蔓延開來。直到冬至時分,那些遠離故土的遊子們,嘴裡念叨著冬至的日期,一個個踏著霜露回來了。遊子們遠歸的腳步踏破了村路的沉寂,這個時候的山村,終於顯露出溫情的氣色來。 不遠千里往回趕的人們,是惦記著回家給祖先上墳的。按鄉俗,冬至上墳一直要延續到年關。這段時間,就連村口的那顆大樟樹都掛滿了村人絲絲縷縷的牽念,樟樹下隱約現出幾個陌生的人影,就有老人從院子裡蹣跚出來,踮起腳,探著頭細看,看是不是自家的親人回來了。屋後通往山頭的那些小路,早已整修過了,這些平日裡沒人通行的小徑,在這樣的時節裡,因承擔著人們虔誠而厚重的腳步,顯得格外亮潔起來。這些如網交織的小徑,在我眼裡分明是一條條神聖的通道,它們一頭連著人間,一頭通往天堂。 事實上,上墳的人多數對自己頂禮膜拜的祖先是陌生的。對於那些安息在地下的先人,極少人能夠憶得起他(她)們的面容和模樣,人們只能從斑駁的石碑上讀出這些逝者的名字,從碑文上刻下的數字裡揣摩出那些先人曾經活過的年代。即便如此,靠近這些或簡陋或華麗的墓室,心裡都沒有絲毫的陌生感,這些蹲坐在山頭角落裡的墓穴,瀰漫出一種寧靜的暖意,與墓穴對視,能清晰地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溫馨,帶有世塵煙火的氣息。那是因為,這些小屋裡住著我們的祖先,我們有著相同的血脈。 幾乎所有的人,對祖先的敬崇都發自肺腑。這種情感佔據著人們的精神高地,絕不容撼動。這份膜拜不關乎祖先社會地位的高低,於貧賤和世俗無關,只和血脈相連。我記憶能抵達的最遠處,是我的太祖父。至於太祖父以上的先輩,只能在和祖父的交談中勾勒出他們的模樣和性情。追溯起來,我對祖先的情感實際上是從恐懼開始的,這份恐懼從兒時第一次看到樑上的那口棺木開始。在一次玩抓特務的遊戲時,我魯莽間撞進了一間黑乎乎的柴房,鑽進了一捆稻草堆裡。這次躲藏自然出乎了夥伴們的意料,正為長時間未能暴露自己而暗自竊喜,抬頭間就看到了那個令人生怖的木器。那個物體呈長方體,顏色暗紅,橫臥在幾根木樑之上。眼光觸及那個木器的一刻起,我的汗毛就直直地往上豎,毫無徵兆的,我的潛意識裡就想到了死亡這個詞,與此同時,我幾乎逃也似地就從柴房裡奪門而出。之後的很多年,我再也不敢靠近那個柴房。而那個暗紅色的長方體木器,如潛伏在心底的一個怪物,偶爾在某個暗夜的夢裡突然靠近我,令我毛骨悚然。 對這個木器的恐懼,一直延續到太祖父的離逝。一個冬日的午後,身著青布壽衣的太祖父,平躺在一張蓆子上,面容安詳。靈堂裡煙霧繚繞,在一陣悲慼的嗩吶和哭泣聲中,太祖父的身軀被安放進了一口油亮的棺木裡。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逝者入棺的場景。整個儀式在我眼前完成之後,我長吁了一口氣。那一刻,我對這個叫做棺木的木器的恐懼感瞬間銳減。我聽到大人親切地稱這種木器為“壽棺”,安葬逝者的墓穴為“壽墳”。後來我還知道,只有年滿花甲的老人,才能入棺下葬,享受壽墳之禮,未滿花甲之人,意外去世,俗稱“短命鬼”,只能草率掩埋。 令人生懼的棺木,因為太祖父的靈魂附體而不再陰森。那些散落在山腰上安放棺木的大大小小的墳墓,也不再叫我膽怯。我清楚那些墓地裡,安睡著的,是和太祖父一樣的老人。每次上墳,隨同大人一起攀上山頭,從一個輩分最高的先人的墓地開始祭起,一路下來,跪拜了多少回,掛了幾疊草紙,燃了多少爆竹,點了幾隻香燭,我沒記清。我只知道,到後來,湊近太祖母的壽墳時,看著父親幾兄妹一邊往墓前堆放雞蛋、臘肉、蘋果等祭品,一邊對著那塊石碑說話,我似乎真的感覺到了那塊冷硬的墓碑後面,有一個面目慈祥的老嫗在側耳聆聽,父親幾個說的話,老人家都聽著了,只是笑而不答。 兒時,跟在大人後面去上墳,大氣也不敢出。父親叫我磕頭,我就磕頭,父親讓我點香,我就點香。母親每次都吩咐我,給祖先上香跪拜時,要在心裡祈願,求祖先保佑。我記住了母親的話,每次跪在墓前,都在心裡默念,求祖先保佑我學業有成,保佑全家人平安。後來我考入了省城一所中專學校,分配工作成了一名公務員。母親笑著告訴我,說我祭拜祖先的心很誠,祖先顯靈了。我明知道母親不迷信,卻也不作爭辯。我和母親對視而笑,告訴母親今後每年都要回去上墳,一輩子不能忘了祖先的恩德。 真的就開始惦念起上墳的事來。現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對七零後的我影響很大,清明節我通常選擇網絡祭祖的方式來悼念祖先。到了冬至卻不行了,總覺得有一件心事未了,心神不寧。這種期待,一直要等到年關,省城的叔叔們都回來了,我們一起去上墳。每到一個先人的墓前,我都不會閒著,主動上前去,從父親手中接過柴刀來修剪墓地裡雜亂的茅草,或是給墳頭添幾鍬黃土。跪拜的時候,我總是一臉肅穆,。我深深躬下身,頭幾乎抵著了泥地。於之前不一樣的,是心裡不再祈願祖先的保佑,我只是默念著:願祖上在地下安息,晚輩來看您來了。 我在跪拜的時候,聽到一旁的二嬸輕聲對侄兒說,兒子,快去磕頭,求祖先保佑你學習進步。侄兒聽話地走上前來,跪拜在地,嘴裡唸唸有詞。看著跪倒在泥地裡的侄兒,我一下就想起了兒時的自己,心底一片釋然。 坐落在房屋身後的山頭,平日裡村人只有在灶膛裡缺了柴火,才會想起去光顧它們。那些終老後被送上山腰的先人,終日與草木為伴,與蟲鳥為依,該也是會寂寞的吧。我寧願相信先人們是有在天之靈的,他們在寂寞的時候,或許會想起自己的親人。不然,遠離故土的我們,如何會對那些坐落在山頭的土包不離不棄呢?! 上墳的路上,總要路過一兩個破敗的舊墳。這座墳墓年歲久遠,已然算不準修建它們的時月了。墳身已經坍塌,石碑風化破碎,碑文模糊一片,再也辨不清字痕來。途徑這種沉淪的墓地,我每每心生悲涼。是這位孤寂的先人,早已脫離了晚輩追念的視線,還是,這原本就是一個客死他鄉的外人?無論如何,這樣孤獨破敗的一座墳,帶給我的,只有淒涼。 如今的山村,大多數年輕人已經離開了村子,在或近或遠的城鎮都市生活,不少房屋的門是終年關閉著的。這些人家的兒孫輩,卻依然惦念著在冬至年關的時候,回到老家,打開那扇銹跡斑斑的門鎖,細細清理院子裡雜亂的野草,掃去屋簷下密佈的蜘蛛網。做完這些,他們便舉家爬上後山,提著紙錢和香燭,逐個去祭拜自己的祖先。正如我的堂哥冬明,一家人全出去了,空留一棟屋子在村裡,但每年冬天,他們一定要回來一次,因為他的母親生前曾告誡過他,即使全家人都出去了,仍然要記住,我們的祖先在這裡,我們永遠是村裡人。 從村莊走出去的人,老了都想著要回來。就連父親都說,以後退休了,要回老家去養老。對父親的話,我不置可否。但隔壁的四爺卻真的應了“葉落歸根”這句俗話,他在病危之際,硬是拒絕繼續住院治療,強烈要求兒女們把他從縣城兒子家裡送回了老家,終老在了那棟閒置了多年的舊屋子裡。四公公在彌留之際,開口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能老在自己的家裡,也就安心了。 對我來說,鄉愁很多時候是基於精神層面的一種情感,從根子上來說,是虛幻的。對四爺來說,鄉愁的最終抵達方式,是終老在故鄉的屋子裡。四爺的最大願望,是死後能夠安眠在村子的後山上,與廝守了大半生的山水草木為伴,與那些先人的靈魂作伴,如此才能安息九泉之下。山村的土地,有了四叔的氣息,對四叔的子孫後輩們,也就有了一份長久的期盼。 上墳祭祖的次數多了,走在上墳的路上,就有了走親戚一般的溫暖。緩緩行走在通往山腰的小路,抬頭望去,雨後的陽光照在半山腰的墳土上,散發出一縷縷熱氣,猶如屋頂升騰的炊煙。透過層層迴旋環繞的氣霧,我清晰地讀到一種凝重的來自血脈深處的守望。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能耐的去經商   有出息的去留洋   有後台的去當官   有毛病的去教書

| 8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老婆的性格對男人的影響 如果想知道一個男人的生活怎麼樣,看他的老婆足矣。男人的生活質量,可以從他娶的女人那裡得到明確的回答。 以下就是十條舉例分析: 1、老婆溫順賢良,知書達理,老公一定寬宏大度,在眾人面前拿得起放得下。 2、老婆摳門,老公一定斤斤計較,在同事的心裡留下委瑣、狡詐的印象,想提升恐怕很困難。 3、老婆如張家長、李家短,喜歡倒騰是非,老公肯定陷入漩渦,不僅失去民心,以後做人都難。 4、老婆蓬頭垢面,不愛、不擅長理家,老公會衣冠不整,做事會雜亂無章,工作沒有頭緒,感情不能昇華,你看我不順心,我看你不如意。 5、老婆年老色衰,不善於修身養性,任破罐子破摔,老公會心情抑鬱,懷疑是不是走錯了家門?所以,自然想找回戀愛時的感覺,想腳踏另一隻船。 6、老婆不思進取,疑神疑鬼,對老公監視偷聽,並限制老公的人身自由,老公不擅與別人交往,不擅取得別人信任,老公社交圈子狹窄,凡事多波折。 7、老婆愛慕虛榮,佔有的慾望像溝壑,炫耀暴露傢俬,老公會受難,家庭被擠入絕路。 8、老婆一意孤行,對老公與異性的平常交往加以干擾,甚至大吵大鬧,鬧出一些笑話,丟盡男人的臉面。 9、老婆不懂得經營婚姻,不懂婚姻的精髓在於溝通和協調,秉承中庸之道,老公一定無法響應,無法體諒,家裡漸漸將被雜音瀰漫。 10、老婆死氣沉沉,不會調節生活情趣,老公一定萎靡不振,身體受到摧殘,精神感到壓力。 因此說:家有賢妻,是男人三生之幸!!!反之,如同鑽進爛絮,苦不堪言…… 好妻子的10個標準 1、她最好永遠優雅動人 本著內外兼修的原則,她應對得體,有修養,有見識,有品位。 2、重視性愛 她有健康的性觀念,懂得主動,能跟你坦誠交流對性愛的感受。  3、重視家庭氣氛 會幾道從母親那裡學來的拿手菜,為你做飯。略懂女紅,你的扣子掉了,她很快就會縫上。 4、養成讀書的習慣 讀書能讓她跟你有更多的共同話題,還能使她的氣質得到提升。 5、偶爾跟你一起做夢 油鹽柴米的生活裡,男人心中偶爾會溢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夢想。就算太過虛無縹緲,也不要不留情面地嘲笑。心情好的時候,她還能跟你一起做夢。 6、帶點幽默氣質 女人的溫柔和善良是糖,但一味的甜總有一天會把男人給膩死。幽默氣質是鹽,它能讓女人更有情趣。  7、愛屋及烏 愛你,就主動關心你的家人。你父母的生日,她早早地匯錢或者買禮物;你的兄弟姐妹有事,她比你還著急。  8、充滿自信對你跟女性朋友的交往,不神經過敏。 9、寬容你的平凡 你不是有錢佬,不是叱吒風雲的成功人士,但她就是樂意跟著你過普通人的日子。  10、堅強獨立 有些男人喜歡女人小鳥依人,好讓他們去保護。更多的男人則喜歡女人具有獨立精神,不要動輒一把鼻涕一把淚,也不要整天黏著男人。她堅強獨立,在你心中才是最美。    女 人 味 凡世間女子,必遊蕩於淑女與潑婦之間。潑婦自然是沒人想做的,但做一個優雅的女人,有味道的女人,則是每個女人殊途同歸的美麗夢想。不獨如此,男人也在呼喚淑女回歸,多少男人在為女人失去溫柔而歎息。 做女人一定要有女人味,女人味是女人的根本屬性,女人味是女人的魅力之所在。女人沒有女人味,就像鮮花失去香味,明月失去清輝。女人有味,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無味,七分漂亮降至三分。女人味讓女人嚮往,令男人沉醉。男人無一例外地會喜歡有味的女人;女人征服男人的,不是女人的美麗,而是她的女人味。 女人要有女人味。無論是高級白領還是家庭主婦,是女人首先得有女人味,少不得女人應有的溫柔、溫順、賢惠、細緻、體貼。女強人不可愛,小女人無法愛。身為女人而缺少女人味,無異於在男人心目中被判了死刑。女人味是女人的神韻,就像名貴的菜,本身都沒有味道,靠的是調味,女人味如火之有焰,燈之有光。女人味是一尊美酒,歷久彌香,抿口便醉。 前衛不是女人味,不要以為穿上件古怪的服裝就有味了,這樣的味是一種“怪味”。有錢的女人不一定有女人味。物質堆砌不出來女人味,化妝品只能造就女人的皮膚,這樣的女人銅臭有餘而情調不足,情調不足則索然無味。漂亮的女人不一定有女人味,有味的女人卻一定很美。一朵花可能花瓣妖嬈,奼紫嫣紅,卻不一定暗香浮動,疏影橫斜。外表漂亮是最靠不住的,美麗的外表會被時間的齒輪磨得失去光澤。弱不禁風也不是女人味。有味的女人不是病懨懨意慵慵,有味的女人青春健康,肌膚紅潤,活力充沛,任何時候都光彩照人、燦爛依然。 擁有女人味並非易事,沒有一定文化底蘊、修養層次、人生閱歷,無法烹調出醉人的味道。女人味首先來自她的身體之美。身段柔和、如瀑黑髮、似雪肌膚的女人,再加湖水般寧靜的眼波、玫瑰樣嬌美的笑容,她的女人味就會撲面而來。女人味更多的來自與她們的內心深處。女人味是月光下的湖水,是靜靜綻放的百合。這樣的女人,是一個晶瑩剔透的女人,一個柔情似水的女人,一個善解人意的女人。女人味還來自於女人的美德。不善良的女人,縱使她傾國傾城,縱使她才能出眾,也不是優秀可愛的女人。 女人味,靜若清池,動如漣漪。朱自清先生有過這樣一段對女人的描述:女人有她溫柔的空氣,如聽蕭聲,如嗅玫瑰,如水似蜜,如煙似霧,籠罩著我們,她的一舉步,一伸腰,一掠發,一轉眼,都如蜜在流,水在蕩……女人的微笑是半開的花朵,裡面流溢著詩與畫,還有無聲的音樂。 女人味是一股品味。沒有品味的女人,任你如何修煉都只能是淺顯蒼白的。有女人味的女人,她樂於學習,天天看報,經常上網,但並不整天迷戀時尚雜誌和八卦新聞;文史哲各有涉獵,偶爾愛看流行電影,但眼球不限於情節,而能從中看到不一樣的東西。或許,她還會學學英語,練練書法,學習茶道,學習插花,練練瑜伽。廣泛的興趣愛好,積澱了她的內斂的心靈。能憑自己的內在氣質令人傾心的女人,是最有女人味的女人。 女人味是一股香味。這香味不僅指身體散發出的香,否則,一瓶香水就能解決了女人味。這香味是一種自內而外散發出的迷人氣息,讓人一看到就覺得她是香的。她的亭亭玉立,可以讓這個灰色的城市變得靈性十足。她工作繁忙,卻從無愁苦面容,再緊張也是微笑熙然,於不經意間散發出細膩沉鬱的香味。她親切隨和,每個人都願和她親近,哪怕是最隱秘的情感問題,也會說給她聽。與她談天說地,常給你人生的啟迪,讓你沉靜,教你努力,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與希望。 女人味是一股雅味。一種淡雅,一種淡定,一種對生活對人生靜靜追尋的從容。有獨立的人格,獨立的經濟支撐,獨立的思想境界。很多女人一旦與錢沾邊便失去了優雅,有女人味的女人也愛錢,但沒有銅臭味,別人看她掙錢的過程都是一種愉悅,她連愛錢都愛得優雅,自己賺錢買花戴。女人的雅味是這樣的:妝是淡妝,話很恰當,笑能可掬,愛卻執著,無論什麼場合,她都能好好地“烹飪”自己,讓自己秀色可餐。 女人味是一股韻味。溫柔是女人特有的武器。有女人味的女子是何等柔情,她愛自己,更愛他人。她是春天的雨水,潤物細無聲;她是秋天的和風,輕拂你的臉龐。她以女性的特有情懷,放開胸襟去擁抱整個世界。溫柔不單是女性的嬌憨和嫵媚,還有母性的善良、關切、慈祥。女人最能打動人的就是溫柔,不是矯揉造作,像一隻纖纖玉手,知冷知熱,知輕知重,理解男人的思想,體察男人的苦樂,只輕輕一撫摸,就給男人疲憊的心靈以妥貼的撫慰。 女人味是一股羞味。她說話不喋喋不休,做事不風風火火,待人不大大咧咧。凡事有度,略顯羞態。羞態並不是弱的表現,恰恰是美的昭示,最能激起男人憐香惜玉的心態。她那矜持的動作語言,脈脈含情的目光,嫣然一笑的神情,儀態萬方的舉止,楚楚動人的面容,總是勝過千言萬語。表現“弱”是造成女人味的一個方法,過分暴露只會顯得輕浮,讓男人小看,適當遮蓋更能增加女人的神秘感,有很多男人對女人撩頭髮的動作很是砰然心動。 女人味是一股意味。是神秘的,緩緩的,動人心弦,不可捉摸,深入骨髓,令人意亂情迷。它沒有形狀,沒有定勢,是潤物細無聲的誘惑,是若隱若現的美景,是朝思暮想的探究,是以少勝多的智慧。那一舉一動,一言一語,一瞥一笑,至善至美,可謂:萬綠從中一點紅,動人春色不須多。女人味似寒梅,清麗孤傲,麗質天生;女人味似玫瑰,濃香馥郁,秀色絕倫;女人味似丁香,嫵媚不妖嬈,清秀不嬌艷;女人味似蘭草,淡雅脫俗,卓而不群,深藏的內心讓人遐思無限。 女人味是一股情味。女人味是一種揮之不去的情調。有情調的女人,在鍋碗瓢盆之外,還會把小家佈置得玲瓏有致,窗簾桌布,花邊流蘇,窗明几淨,花瓶裡即使沒有鮮花,那花瓶也一定是有的,且擦拭得纖塵不染。女人味還是一種風情,一種從裡到外的韻律。穿著或綢或錦或絲的旗袍,裸露美麗小腿,髮髻高挽,丰姿綽約,風情萬種,那份東方神韻,宛若古典的花,開放在時光深處,不隨光陰的打磨而凋謝,就那麼妖嬈著,那麼玲瓏著,令所有男人震撼。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其實,我是知道的,你能飛多高呢?你能飄多遠呢? 我還是停下腳步,看著你一枚落葉起舞,依然偏偏;依然搖拽著綠色的夢想,夢想中陽光燦爛,與同伴一起飛舞童年。 深秋,雖是秋高氣爽的日子,冷卻會提前報到。無法通靈的語言,只能用你的下落的姿態和我依戀的心情,還有難捨的眼神,冪冪之中傳遞。 這就是生命的盡頭嗎?由綠到黃的轉變,七彩之間,斑斕的痛,說也說不出來。你不願落下是嗎?選擇風的力量,輕舞飛揚,我是你最後的觀眾,最後的鼓掌者,我渴望你激情永駐,永不下落,像風一樣,行走在深秋的季節,即使沒有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 太多的幻想,只在此刻,得一梳理。輕輕地你走了,多少帶著點懷念。 深秋,我看著一枚落葉起舞,你願意是我的舞伴嗎?我願意,願意在寧靜的深秋,陪你炫舞,陪你旋轉,炫出春的鶯歌燕舞,轉出夏的陽光燦爛…… 冷,並不可怕;冬,更不可怕;一枚落葉講訴著秋天的童話:回家! 文章來源:*空姐寶貝*. |王小槍 | Lily's space |KausFiles.com | 愛喜婚尚 |聞歌其舞 | 趙麗華的BLOG |Gliese 581c | 飛來飛去的巫師的BLOG |洪巧俊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家鄉並不遙遠,一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村頭,那棵高大的古楓樹挺拔地站在路旁,蒼勁有力的臂膀指向四方,像熱情的導 游小姐迎接著四面八方的來賓,投給四年前才修通的水泥路面以斑駁的碎影。在晚秋,滿樹的紅葉像熊熊燃燒的火焰,照耀著這個淳樸安寧的村莊,也照亮了從村莊裡走出的一代又一代的兒女們夜行的腳步,以至於蟄居在城市某個花園的單元房裡於骨子裡仍潛伏有鄉土情結的遊子們,在身心感到疲憊或者生發了厭煩情緒的時候,不自覺地就想起老家,想起了那個荒蕪而美麗的村莊,以及村莊前那棵古楓樹被秋風摩挲後呈現出的嫣然一笑的紅顏,進而愉悅地享受這紅顏滲進365個日子所帶來的愜意與快感。 村莊又一年地以嶄新的面貌呈現在我的眼前,恬靜而悠然。田壟中,謝花的油菜慢慢地彎下了腰身;瘋長起來的野草欣喜地蹲在溝渠邊,借助清澈的河水端詳著自己碧綠的倒影;紅花草高擎著食用八角一般的心事,開始走完它的登台獻藝;只有那羞赧的櫻花風風火火地擠滿一樹,踮腳望著娉婷的採茶女纖手掐斷茶枝上一碧千里的渴望,看空空的竹籃逐漸裝滿春天的夢想,然後聽任垂涎的雙唇砸吧著一棵茶樹感人肺腑的苦心……大自然造化的春天,一切都美得那般觸目驚心,目不暇接,以致於我有限的感官難以消受這神賜的福祉! 吃過母親親手做出的晚餐,我牽著終日陪伴母親的那匹黑犬,踏著月色來到了古楓樹下。微涼的夜風是無處不在的,他們飄忽著,游移著,隨著我的視線,要麼在枝頭輕輕撒嬌,要麼淘氣地撓癢新生的花草,直將沁人肺腑的暗香一次次地推搡到我的鼻端。我的靈魂深處頓時被一種久違了的東西聳動了一下,讓我一顫再顫。我不知道,是這神秘的月色驚醒了草木的靈魂,還是我的悵然攪動了這不覺曉的春夜……拾起一爿冰涼的花瓣在手中,我不知道花瓣的母體是否諒解那個叫做花期的傢伙摧殘性的動作以及那份無奈的結局。在斷落絕別的那一瞬間,母體和子體是否也有著人類那般的刻骨銘心的掙扎與撕心裂肺的呼叫。一種生命的絢爛固然重要,但當它們面對凋零的哀傷、枯乾的淒涼時,顯然又是那般的從容和矜持,甚至對花期報以諒解的一笑,這份淡泊和釋然,是我揣摩不透的,這也許是人類和植物最重要的區別之一吧。“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龔自珍老先生說的是平常的物象,道的卻是生命的力度。這一點,植物和人類倒有些相似的。我們這一輩,行走在父母和兒女中間,坦然地送走上一輩,嘔心地撫育下一輩,行走中踐行的是責任和義務,心靈和行為開出絢爛之花,別在心中,陶醉了一生。也像那些嫣然一笑的紅顏吧,將曼妙的身姿定格成經久不息的芬芳,作別紅塵時,仍不忘將色彩埋葬給蒼茫的大地! 都道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流水真的無情了?那夜,它們分明在古楓樹腳邊對我靈動地潺湲呢。我們熱愛的作家路遙、膜拜的詩人海子都遠去了,而茫茫人海中,我們卻每天都在與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們擦肩而過,這些就是今生注定的人緣。語言與語言的溝通,眼神與眼神的彼此惦念,其本身就是一道豐厚的暖意,為迷路的靈魂吶喊,為心跳的等候沸騰…… 黑犬不時地蹭動我的褲管,它是否讀懂了我出了竅的靈魂?或者替我做了無謂的分神而在善意地提醒?我不清楚。跟隨黑犬回到家,母親正倚門翹盼著,嚴重的眼疾使得她看不清來者是誰,從而發出了不能確定的疑問:“二伢嗎?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兒?……”“是我,媽,我只是出去走走……” 那個月朗星稀的夜晚,我偎在母親的身邊暢談了好久,像一隻迷途的羔羊終於回到了母親的身邊。隻身在家過活的母親,多少有些孤援少助,這是現實的無奈。在未來的某一天,母親必定像春天裡的那些紅顏一般,慘痛地凋謝在我的懷中,烙給刻在碑文上的下一代以綿遠的記憶。躺在床上,我無端地自語著《生如夏花》中的句子:““我在這裡啊,就在這裡啊。為了赴一面之約,從遠方趕來,只為驚喜地看一回,昨夜長風用怎樣悄然舒緩的方式,無聲地激烈這嫣然一笑的紅顏……” 文章來源:Battle Lines |虹虹的BLOG | 牡丹詩帖·楊小洲的BLOG |胡說連鎖 | 趙來趙去 |張蜀梅的記者生涯 | zxping的BLOG |婚禮策劃師李欣芸 | 蔡天新的BLOG |劉澤斌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永遠到底有多遠 那個夏天,也許吧,冥冥中自有天定,在樹陰下,他看到了她,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悠然自得,她那平靜而又含蓄的笑容可以讓人忘俗。在那一剎那,他的心跳停止了,彷彿害怕因為自己輕微的舉動而驚動了她,把這一幕和諧而完美無暇的圖畫攪亂。不過,她還是注意到了他,也許是他的眼光太灼人了。她向他一笑,也許不是向他,就這樣,他認識了她,她叫雲,比他底一屆,也是藝術專業的。 從那一天起,他那古井不波的心裡就彷彿投下了一顆炸彈。他知道,她已經在自己的心裡永遠都割捨不開了。他的思緒裡就彷彿只剩下了她那一笑。他再也不是那個可以待在圖書館一天而對外界不聞不問的他了。因為,他知道,就算是手裡拿著書但思緒還是停留在她身上,他的心中總是有莫名想見她的慾望,那怕是遠遠的偷看。所以,他的身影頻繁出現在她的教室外邊,為的是每天都能見到她。 直到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對她的那份思念,寫了一張紙條夾在她的書中,他只想把自己對她那愛慕已久的心意全部告訴她,把自己那隱藏已久的「火山」全部溶在一句話中:如果你願意,我會永遠做你乘涼的那棵大樹。紙條發出去兩天,他卻像過了三年,他的心即害怕又有那麼一種期待。在焦急彷徨中過了兩天的他在第三天終於等來了她的消息,只有一段話:「永遠到底有多遠呢?我一直都不敢奢望永遠,因為那不太現實,看不見也不能預料的東西,我從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原來她懷疑他對她的愛?難道她不知道為了她他已經茶飯不思了嗎?「不行,我一定得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愛,永遠都是那麼真實,「他想,所以,第二張紙條又把他的心帶給了她:時間會證明我對你的愛。 就這樣,心照而不宣的他們過了一年,他默默的關心著她的生活,當她感冒的時候桌上會冒出感冒藥,開水瓶裡的開水從沒見空過,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他的行動好像無效。她對他,依然如舊。 終於有一天,一夥流氓垂涎於她的美麗,竟然想玷污他心目中的女神,正當他們怪叫著走向她的時候,他出現了,文弱的他竟然以一當十,在經過一番打鬥後因為驚動路人以流氓的逃之夭夭而告終,而他呢,也因為身中數刀而倒地不起。 當他醒來時,他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而她呢,卻並沒有象小說裡面描述的那樣在他旁邊陪伴著他,正當他感到沮喪的時候,他發現了枕邊的一封信,是她的,裡面寫道: 風: 不要責怪我的不辭而別,因為我實在不敢去面對你的愛,我不配。自小的我就被一種怪病所折磨。浸在藥罐子裡長大的我,孤單,自卑,我不敢跟人接觸,不敢去擁有朋友,更不要說愛情,本來我以為就這樣一生。可是,卻偏偏出現了你,我被你的執著、細膩所感動著,但是,我能接受嗎?所以,我沉重的走了,帶著你那深深的愛。 保重。愛你的雲 他看完後,深感她的傻,愛情又怎麼會受到外界因素而腐化變質? 所以,他也走了,就算海角天涯,他也要找到她,做她那永遠都可以遮風避雨的大樹。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句大實話:社會和學校很不一樣。   在校園裡,個人努力也起作用,但作用更大的其實是天分。老師不要求你們的物質回報,只要你考試成績好,人格上沒有大毛病,基本上就會獲得老師的歡心,就會獲得以分數表現的獎勵。在這個意義上,大學基本是一個「賢人政治」或「精英政治」的環境,更像家庭,評價體系基本由老師來定,以一種中央集權的方式,獎勵的是你的智力。   社會則很不同。社會更多是一個利益交換的場所,是一個市場,是「平民政治」。評價的主要不是你的智力優越與否(儘管你的聰明和智慧仍然可以幫助你),而是你能否拿出什麼別人想要的東西。這個標準不再由中心——老師確定,而是分散——由眾多消費者確定的。因此,才有了「傻子瓜子」年廣九,才有了「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才有了IT產業中的退學現象。這種「腦體倒掛」不完美,但它恰恰表明了市場的標準。   人類的局限——你甭指望通才教育或其他,把消費者都變成錢鍾書或納什。因此,我們的同學千萬不要把自己16年來習慣了的校園標準原封不動地帶進社會,否則,你就會發現「楚材晉不用」,不講期貨,講的都是將之轉為現貨。你可以批評它短視,但它通常還是不會,而且沒有義務,等待你成長和成熟。它把每個進入社會的人都當作平等的,不考慮你剛畢業,沒有經驗。如果你失去了一次機會,你就失去了;不像在學校,會讓你補考,或者到老師那裡求個情,改個分數。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冰箱最上部是冷凝格(freezer compartment),溫度約為-18℃左右,用來儲存結凍食物及製冰。   冰格(ice tray)常用鋁制。當以濕布接觸冰格時,由於冰格溫度既低,又是良導體,故濕布中的微量水份就很快冷凍成薄冰,也就是與冰格凝固在一起,於是就粘著了。   當人手與冰格接觸,卻不易粘著,因皮膚的溫度比濕布高。但若人手不慎(這是危險的)與乾冰接觸,由於乾冰的溫度為-78.5℃,皮膚的水就立即凝結而被乾冰粘著。應立即用自來水澆淋,直至皮膚與乾冰分離,如凍傷的話應看醫生。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